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订阅|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领悟: 今生欠下的孤单,将永世难还-情感社区

[复制链接]
128116 admin 发表于 2020-2-11 18:17:53

今生欠下的孤单,将永世难还

今生欠下的孤单,将永世难还

《一》
  秋天,萧瑟的风吹黄了树叶的绿,偶尔飘零的落叶像跌落深渊的人的心。
寒意渐起,可人们一点也不觉得冷,正处于热闹的气氛中。
  欧家大小姐与青年才俊叶陌的婚宴就在今天,如何不热闹?欧家来了无数江湖上的英雄豪杰。欧家老爷 欧晨举手投足间皆是自豪与满足。
  叶陌有着一双别人无法琢磨的忧郁的深邃眼眸,仿佛已历尽人世沧桑。他的眉紧随他的眼而跳动,为他平添了几分灵动。只要你看过他一眼,你就不会想移开你的视线。因为他的眼不但能吸引你的眼,而且能吸引你的心。
  叶陌不过十八,在江湖上却是无人不晓。协助欧晨除了王,柳两家,欧王柳原是江湖上呈三足鼎立之势的三家,明争暗斗了上百年,谁也没削弱谁的力量。
说是协助,其实叶陌才是主角,出谋划策,运筹帷幄,若没有他,欧晨每天仍会提心吊胆。叶陌对王柳两家,心狠手辣,有了一个少年不应有的冷漠。
  “一拜天地”众人皆沉浸在喜悦中。叶陌的眼略向上望了望,深呼吸,似乎有些紧张,但随即又恢复过来。
  “二拜高堂”欧晨正满怀欣喜的接受这一大礼,想着即将安享的晚年。忽然,刀光一闪,一个人飞快地掠过众人眼前,还没缓过神来,他便消失在了门外。
  只见笑得灿烂的欧晨顿时僵在那里,一把极其简单却又锋利的匕首静静地插在欧晨的胸膛,红色的液体浸透了衣衫,将捂在伤口的手染了个遍。喧闹的大厅顷刻鸦雀无声,新郎没了踪影,新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爷”伴随一声长呼,新娘察觉到气氛的诡异,掀开自己的红盖头,看到瘫坐的流着血的父亲,在这红色包围的大厅里,是那么的讽刺。欧阳扯下头上的凤冠,将那颗分外耀眼的夜明珠顿时捏得粉碎,散落在地。
  此刻,欧阳没有女子的温柔,只有满腔的愤恨。
  一颗滚烫的心就此冻结在肃杀的秋天。
  叶陌为什么杀欧晨?如果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要助他灭宿敌?
  众人不明白,欧阳不明白,更迷惑的或许是已死了的欧晨。
  两年前,叶陌突然造访,说是给欧晨带来一份巨礼,于是他就把自己推荐给了欧晨。有了叶陌,欧晨如鱼得水,他不知道这是老天对他的眷顾,还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欧晨最欣赏最信任的人是叶陌,欧阳则是他的独女,欧晨原想他们是天作之合,谁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一切美好化作烟云。
《二》
  几个月已过去,关于叶陌踪迹的消息堆满了整个书桌,却没有一条属实。他的离去就像他的到来一样,是个谜。
  “该死的叶陌!”此刻坐在书房的不是大小姐,而是一个有着两道浓密似墨的眉的男子。长长的睫毛遮不住充斥着怒气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
 他发誓,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叶陌揪出来。这次,他决定亲自出马,他已不相信他们的办事能力。
  出事当天就派人封锁了城门,所以叶陌定然还在都城。短短数月,已让这个少年憔悴了不少,杀父之仇不能不报。
  “屋里什么人?”欧阳正在质问一对农民夫妇。
  “她是农妇的侄女,因身患恶疾,卧床……”她的话还没说完,欧阳已闯入屋内,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他径直朝那张简陋的床走去,掀开被子的一角,床上确是位女子,睁着深邃的眼眸,脸色泛白。她穿的只是睡衣,却不惊讶,不害羞地与他对视,好似她没有感情。“你还要看多久?”
  他的手第一次颤抖,将被子盖上。
  “小女子要更衣,望公子自重!”
  他看了她一眼,背过身去,并没有离去的意思。
  “你不出去?”她的言语让人察觉不到她的感情。
  他点点头。
  没有多余的话,她迅速穿好外衣,走到屋内唯一的家具——梳妆台,上面有一面镜子,一把梳子和一个不算精美的小木盒子。
  她没戴任何的首饰,也没化妆,素颜。他颇为好奇,女子不都应该有很多首饰吗?为何她什么也没有?
  他伸手向那小木盒子,想看看是什么。
  她的反应比他快,她的手摸着盒子,他的手摸着的是她的手,很嫩,很滑。
她回头,他也回头,四目再次相对,他弯着身子,看着他的素颜,似曾相识。她的呼吸就在他的脖颈间,舒畅,均匀,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他觉得他的眼被她吸了去,他的心好像也被吸了去,他怕……
  “你长得像一个人!”欧阳转移注意力。
  “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一个人?”她的话冷如冰。
  话不投机半句多。
  她站了起来,“我准备洗澡了,你自便!”
 他有些压制不住。自便?自便是什么意思?不在乎欧阳在这里?
  欧阳疑惑地看了看她,愤愤地离开了。
  她并没有洗澡,她本就不打算洗澡。
  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其他的颜色,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欧阳觉得她很奇怪,缺少了女孩子特有的香气,可那精美的容颜又绝不会说谎。最重要的是她像极了叶陌,如果脸庞是几分相似的话,眼睛绝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世上怎会有如此相似的人?欧阳抬头望着沉郁的天空,眉头微皱。
《三》
  跟往常的冬天一样,天空纷扬着雪花,像离人的眼泪,冰冷中,略带留恋。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谁没事在这冰冷的世界里闲逛?即使它很美。
  欧阳明明焦急若焚,却要故作闲庭散步,像一家农家小院走去,院里飘来梅花的香。竹篱编织的门半遮半掩,欧阳顺着走了进去。
  迎面走来一位女子,“是你?”睁大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恶狠狠地瞪着他。
  “不欢迎我?”
  “为什么要欢迎你?”
  欧阳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白雪的关系,她的脸比前些天更白了。
  庭院里只有一株梅花,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依然奥首挺胸,显出铮铮铁骨。    欧阳看着这株梅花出了神,半天才缓过来,莫名的说了句,“叶子,好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叶子,“你到底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的要多。至于我的名字嘛”,欧阳略作思忖,“叫我欧阳好了。”
  “你知道它?”叶子指着那株梅花道。
  欧阳眨眼,那睫毛比女子的更修长,衬托着英俊的脸庞,貌似迷死人不偿命。
  “你知道我的身世?”
  他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三分豪情,三分霸气,外加四分含蓄的笑容看着她。
  叶子心头一紧,“你还知道什么?”
  “你和叶陌什么关系?”
  叶子紧握成拳的手已舒展开来,大笑道:“你觉得我和他什么关系?”
 欧阳一手锁住她的咽喉,“告诉我,他在哪?”
 “你不是知道很多吗?”
 欧阳渐渐用力,明显感到她的呼吸不怎么顺畅。叶子的脸已逼近惨白,额头上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滚落,她面部肌肉有些扭曲,怎么回事?他放开手,看到她因痉挛而痛苦的神情,他有些不知所措。停顿片刻之后,他冲过去紧紧抱住她,心里莫名的慌乱,任她在怀里挣扎,他却不放开。
  她的汗珠将发髻浸湿,痛苦没有丝毫减缓,直到晕死了过去。他将她轻轻放于床上,看着她静静睡去,手抚她的额头,怜惜她的容颜。
  待她醒来,发现被他手指紧扣,很暖,很结实。她看着他趴在床沿睡觉的摸样,他的睫毛很长,长得很勾人。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可恶。就在那一刻,欧阳挣开了双眼,然后是沉默,良久的沉默。她想把手收回,他偏不放,十指紧扣。就在她想挣脱的时候,他揽她入怀,他什么都没说,但她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灼热。
《四》
  “我们没有结果的。”叶子说。
  “不会。”
  “你放不下对叶陌的仇恨。”
  “我也放不下你。”
  “不论我是谁?”
  “不论你是谁。”
  “可我的生命已经到黄昏了。”
  “没关系,我们还可以看夕欧阳。”
  能在一起,就绝不分开。
  欧阳让叶子闭上眼睛,说带她去一个地方,给她惊喜。叶子虽然看不见,但有欧阳牵着她,欧阳就是她的眼。
  一路上都很安静,直到欧阳让叶子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欧阳带叶子来到了他的家,满厅的客人。
  在这里,欧阳宣布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欧家没有大小姐,只有大少爷。”欧阳男扮女装了十八年,终于有机会重拾身份。
  满厅哗然,没有谁注意到叶子的脸色发生突变,像是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你说什么?”叶子很激动。
  “欧阳就是我,我就是欧阳。对不起,之前没有告诉你。”
  叶子冷笑,“你竟然是欧阳?”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不愿意。”叶子甩开他的手。
  “就算我愿意嫁给你,你敢娶吗?”叶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欧阳。
  “爱,什么都敢。”
  “你若知道我是谁,你绝不会这么说。”
  “你是谁?你是我欧阳未来的妻子,一生一世想要守护的人。”
“还记得这儿吧?”叶子指着正厅牌匾的下方道,“几个月前,你父亲死的地方。”
欧阳当然记嘚,只是他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
  “你父亲是我杀的,我就是叶陌。”
  满厅再次哗然。
  欧阳难以置信。“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你欧阳可以是男人,为什么我叶陌就不能是女人?”叶陌表情冷漠,出口伤人,亦是在自伤。
  这对欧阳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欧阳的笑容顿时僵硬。
  是啊,叶陌来欧家多少次,欧阳就偷窥了多少次。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冷漠。他早该想到叶子就是叶陌的,可他从来都没想过,或许是根本不敢想。
  “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
  “你觉得我该死是不是?欧晨杀了我双亲,他该不该死?”
  战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你还敢娶我吗?”叶陌的眼睛里满是不屑。
  欧阳冷笑,“我竟然爱上了我的杀父仇人?”
  “我一剑杀了你。”他拔剑,刺向她的心脏,她没有躲,血没有规则地流出来。她深邃的眼眸里有爱,有恨,有无奈。
  上天就爱捉弄人,同一个地方,同样的两个人,同样是悲剧,结局却不同,这一次倒下的是叶陌。
《五》
  “哈哈哈……”一阵尖锐的笑声自门外进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欧阳恶狠狠盯着来人。
  “知道我是谁吗?”那人面露诡异的笑容,“叶羽。”
  本来想永久沉睡的叶陌听到“叶羽”二字,眼里忽然有了光。
  叶羽和欧晨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梅香寒,她选择的是欧晨,还跟欧晨有了一对龙凤胎。梅香寒难产而死,叶羽更是恨透了欧晨。他掠夺女婴,让别人教她习武,灌输仇恨,改写了她的命运。
  为了报仇,叶陌穿了十八年的男装,苦练武功至走火入魔,即使欧阳不杀她,她也离死不远了。
  怪不得,叶陌身上没有女孩子特有的香味。
  叶陌的小木盒子装的是一只梅花耳坠,而欧阳在父亲的遗物里看到过另一只。叶羽没有说谎,欧阳和叶陌确是兄妹。
  叶陌弑父,欧阳、叶陌兄妹相残更讽刺的是两人不伦的爱情。
  “啊!”欧阳狂吼一声,火山爆发的前兆,抡拳向叶羽挥去。一拳,两拳,三拳……每拳都打在要害。叶羽没有躲,也不打算躲,他讽刺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大厅,直到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就算他倒下了,欧阳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而此刻,叶陌已平静地躺在地上,身上还有一把剑。
  宿命天已定,任你如何努力,今生欠下的孤单,将永世难还。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bbs.8080177.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euiuxsw 发表于 2020-2-11 22:08:29
懂我的人,不必解释,不懂我的,何必解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万长仰 发表于 2020-2-12 06:50:42
有空一起交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erkcov 发表于 2020-2-12 07:28:04
高手云集 果断围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颠三倒四 发表于 2020-2-12 12:37:01
回个帖子,下班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股条机会 发表于 2020-2-12 15:00:05
LZ敢整点更有创意的不?兄弟们等着围观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rmnnphs 发表于 2020-2-12 16:00:12
我也是坐沙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irycymw 发表于 2020-2-13 03:03:06
走了,我频频回头,那是因为怕你回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了一夜名字 发表于 2020-2-13 07:04:06
支持楼主,用户楼主,楼主英明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d向幸福出发 发表于 2020-2-13 12:34:38
只要结局是让我跟你在一起,过程怎么痛都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