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订阅|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如果他要娶你,他必然爱你
如果他要娶你,他必然爱你
4 阅读|100 浏览
生活本来就是酸甜苦辣
生活本来就是酸甜苦辣
14 阅读|41 浏览
属羊的人
属羊的人
7 阅读|46 浏览
自己的爱称
自己的爱称
13 阅读|144 浏览

感言: 因为心,同样会饥饿-情感社区

[复制链接]
46215 admin 发表于 2020-7-26 09:57:06

因为心,同样会饥饿

因为心,同样会饥饿

          一颗心最早开始爱的时候,那种巨大而奇特的骚动是,是非常甜美而又不可言喻的。
          
          ——《悲惨世界》
          
          作为大一的新生,不可避免的就是军训。这老天爷似乎也在和他们这一群新生开玩笑,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脸上生疼。M市的太阳毒,这可一点儿都不假。八伏的天儿,太阳毒,蚊子凶,当然,还有桂花儿香。
          
          军训进行了两天,今晚却有了些别的花样。一群正直青春的小伙儿坐在地上,虽是混着汗水和泥泞,心里却是舒爽得多了。这时候有个地儿坐坐就是一桩美事儿,谁还嫌东嫌西的。军人,站有站姿,坐、亦有坐姿。教官即便是再严格也没办法在这昏黄的灯光下看清楚谁的坐姿不端正,只能扯着脖子喊,跟黑夜较真儿。这,就是军人。
          
          何巍这才看出来,这八成是要拉歌了。心里来了兴致,便扯着脖子的看,却只看得见路灯下的昏黄一片。这你一句我一句,此起彼伏的,倒是玩儿的不亦乐乎。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对面传来了一阵起哄声。定睛这么一看,哎哟喂~!这是哪个妹子遭人陷害了?看着她手足无措的,何巍也跟着笑了起来。果然,人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
          
          看这情形,是要她唱歌吧。只是她好像是被人推出来的,也没个心理准备,要不怎么会这样的无措。何巍看着,忽然觉得,人家既然不喜欢,又何必勉强别人呢?这时候又有一个女生站了出来,两人低头交谈了那么一会儿,再抬起头,就听见后来的女生说:“我们为大家合唱一首踏浪,希望大家喜欢。”小小的一片云,山上的山花儿开、、、、、、这些都是儿时的记忆。在军训后,坐在水泥地上,吹着凉风,听着这么一首歌,倒是舒坦。后来那女生的声音很好听,何巍觉得,大家很有可能已经忽略了另一个女生的存在了。
          
          回去的路上,同寝室的周同一下子搂在了他的脖子上,像个尸体一般的挂着,半个身子的力量全都倚在了何巍的身上,沉得要命。“何巍,哥们儿告诉你,刚才那俩姑娘居然是咱同班的,你说这巧不巧?”何巍正烦这死沉死沉的周同,语气也没多好。“你消息倒是灵通。”“也不看看哥们儿是谁!”看着这脸都快仰到天上去了。“别说哥们儿不照顾你,名儿我都给打听好了。唱歌特好那个,叫夏梓惠,瞧这名儿,多好听!”
          
          何巍有些无语,同行的室友之一,邹凛凛一本正经的说:“这还没睡觉呢,就梦上了啊。”“去!你才做梦呢!”
          
          喷了邹凛凛一脸的口水,又神经兮兮的对着何巍说:“别说哥们儿不照顾你,看你一直盯着那小姑娘,那个呀,叫倪嘉,跟夏梓惠是一个寝室的。怎么样?哥们儿够意思吧。”何巍还真是有些害羞了,幸好邹凛凛和张启明没听到,给了周同一拐子。那意思就是,你少管闲事儿。
          
          那一晚,何巍失眠了,他感觉自己似乎置身在一个金色的漩涡,自己的胸膛慢慢的剖开,他看见了那颗跳动的心,上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何巍知道那是谁。
          
          青涩
          
          时间就像是一张网,你把它撒在了哪里,你的收获就在哪里。
          
          ——《爱情战车》
          
          “喂~!凛凛,走了啊!”“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何巍摇了摇头,和周同走了出去。张启明起得早,早就出去上早课了,现在都快上课了还在赖床的就只有邹凛凛这个懒鬼了。
          
          九月的M城依然很热,这大清早的就觉得太阳刺眼的很。“何巍,快些走!”周同这么急着走,何巍倒是觉得奇怪了。“你这么急做什么?”周同把他拉到一个豆浆摊旁边,拍着他的肩膀,笑得一脸灿烂。“买早点啊买早点!”“买就买,怎么买那么多?”周同拉着他就往教室赶过去。
          
          到了教室门口,何巍对着不远处的垃圾桶瞄了瞄,咚的一声,没进。“你这是什么烂技术!”周同说着也把自己手里的空豆浆瓶扔了过去。进了!嘚瑟的晃着身子进了教室。何巍摇摇头,正准备进教室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长裙,弯下腰,捡起了被何巍扔到地上的豆浆瓶放到了垃圾桶里。那一刻,何巍竟然有些尴尬,忙低着头跑了进去。坐到了周同身边,舒了口气。“喂喂~!给她们送过去!”周同指了指坐在前面的夏梓惠、邱乐乐、明雅。何巍看过去的时候,倪嘉刚好坐到了她们旁边。心早就飞了过去,身体却是动不了了。“干什么呢你,赶紧去啊,哥们儿可是在帮你啊!”何巍仍是一动不动,周同可不干了,拿了一杯豆浆放到何巍面前。“这个你看着办啊。”蹬蹬蹬跑到了前面,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哎,梓惠,请你们喝豆浆啊!”“哇~!这么好!周同你真是好人!”有吃的,夏梓惠可高兴了。“哎,怎么只有三杯?周同,你什么意思啊!”夏梓惠发脾气了,那可不得了了。周同指了指后面的何巍,又悄悄看了看倪嘉,三人会意。“哦~!”一人拿了一杯豆浆,倪嘉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明雅看了看两人,眼珠子一转,指着何巍说:“何巍,何巍,快把倪嘉的豆浆拿上来啊!”看着倪嘉这么尬尴,何巍只觉得胸口一热,只想着不能让她这样。等回过神来的时候 ,他已经拿着豆浆站了起来了。刚迈出脚步,手上一空,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姗姗来迟的邹凛凛顶着那一头鸡窝,咕哝咕哝的喝着那杯浓醇的黄豆浆,一脸的满足。“豆浆不错。”何巍张着嘴,嘴角抽了抽,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倪嘉,她的侧脸有些红。夏梓惠、明雅、邱乐乐都张着嘴看着邹凛凛,那叫一个无奈。周同叫了一声,冲了过来。“我靠~!邹凛凛你干什么呢!”教室里一片混乱,何巍一直在看着低着头的倪嘉。
          
          懵懂
          
          相爱,是为宿命。
          
          ——《溺爱成瘾》
          
          倪嘉躺在床上,心里乱得很,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夏梓惠和明雅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何巍喜欢你,我们都知道了。
          
          喜欢,可是喜欢是什么?有一点点期待,也有一点点的无措。脸上热热的,忍不住吹了口气,这是怎么了?
          
          “倪嘉,你睡了吗?”隔着床帘,传来了邱乐乐的声音。倪嘉起来,趴在床脚,把被子垫在身下。
          
          “没呢。”
          
          “我跟你说个事儿,就是何巍那事儿。”
          
          何巍、、、、、、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却又有些隐隐的期待。
          
          “嗯,你说。”
          
          “何巍其实挺好的,他这人平时话也不多,我觉得吧,如果说他喜欢一个人肯定是一心一意的。所以啊,倪嘉,你要是对他有感觉,就试试吧,免得以后后悔。如果没感觉的话,就说清楚吧,这么干耗着,也不是事儿啊。”
          
          倪嘉知道何巍和邱乐乐是同乡,邱乐乐如今这么说也是无可厚非,两个人也多少有些了解吧。
          
          “你也别怪我多事儿,我只是觉得这干么耗着,他难过,你也不好受啊。”
          
          “嗯,我明白。”
          
          “就这么着吧,明儿还有课呢,早点儿睡吧,晚安。”
          
          “晚安。”
          
          这一晚,倪嘉失眠了。心里闷闷的,也想了很多。意料之中的,第二天她的眼睛不仅肿了,而且还挂了两个黑眼圈。何巍时不时的看着她,那关心的眼神,让她完全不知所措,只能低着头装作看不见。
          
          回到宿舍后,趁着夏梓惠和明雅没注意,邱乐乐悄悄给她塞了一支药膏。
          
          “何巍给的,别让梓惠和明雅知道,这俩丫头整天叽叽喳喳的,没几天就传出去了。”
          
          “嗯,谢谢。”
          
          “跟我还说什么谢谢。”
          
          倪嘉没听清邱乐乐在说什么,只是觉得握着药膏的那只手,手心烫烫的,却是已经暖到了心窝里。他的关心,源于生活,他的细心,全在这些不起眼的细节,却早已深入人心,足以让倪嘉为之感动。
          
          在大学的第二个圣诞节,在那个冷风拂面的夜晚,一个包得精致的苹果让两个懵懂的年轻人第一次走近了彼此。没有过多的言语,只需一个拥抱,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一个牵手。在这个寒冷的圣诞之夜,一个苹果,见证了两个年轻人青涩而又懵懂的爱恋。
          
          这一刻,他们似乎,在一起了。
          
          破灭
          
          生命是脆弱的,不管你在战斗中怎样胜利,我们受宇宙万物所摆布,我们能做的,就是活在当下。
          
          ——《基督最后的诱惑》
          
          “她走了。”
          
          周同,邹凛凛和张启明刚找到何巍,就听他这么说。楼顶的风很大,站在二楼的天台,望着面前的潭水,那风哗哗哗的从耳边吹过。这风声传到大脑,就在那一刻,何巍觉得自己的大脑被这风声霸占了,彻底的当机了。倪嘉什么时候走的,他不知道,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说,我们不合适。”
          
          整个过程只有何巍一个人在说话,他们,只是和他站在一起,望着眼前的潭水,享受着风吹过耳畔的声音。原来,风真的可以把人吹得这么帅气,这大概就是所谓风中凌乱的忧伤吧。你说衣袂飘飘,其实飘着的,是那昂扬的青春吧。
          
          “我到现在,都很喜欢她。”
          
          “或许,我们真的不合适吧。”
          
          何巍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这一次,只有他一个人在发言。
          
          “你会放弃吗?”
          
          何巍听到张启明这么问,一向内敛的张启明在他和倪嘉分开手这么问了一句。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张启明,他笑了。
          
          “你说呢。”
          
          四个人站在一条线上,任风吹起耳边的发丝,望着彼此。何巍转过身,对着前面大吼了一句。
          
          “我不会!”
          
          那是属于青春独有的激昂和回忆,那是埋在内心深处的,烙印着青春的记忆。
          
          倪嘉走在教学楼前面的小路上,头顶是碧绿的藤架,任风吹起她的裙摆,发丝拂过脸颊。你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知道,这是一幕很美,那是一种安静的美,直击人的内心,让看的人,也忍不住静了下来。她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潭面上飞过的白鹭鸶,伸出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丝。转过头,是夏梓惠、明雅和邱乐乐在那里。夏梓惠伸出手,微笑的看着她。
          
          “亲爱的,到这里来。”
          
          倪嘉张开双手,四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还有我们。”
          
          这,就大概就是朋友吧。
          
          爱情有时候很奇妙,相爱的时候你觉得情是那么的深,无话不说,一旦不爱了,你又觉得情是那么的浅,无话可说。
          
          在大学的第三年,何巍和倪嘉,分手了。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因为,我们要的,始终不一样。两个人的命运,两颗心,不是靠在了一起,就能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我们始终不够成熟吧。
          
          错过
          
          一样东西愈加完美,愈加感觉着愉快和痛苦。
          
          ——《神曲》
          
          十点,我在你们楼下等你。
          
          这条简讯发出去的时候何巍心中如释重负一般。分开了一年,就像他所说的,我不会放弃,至少在这之前。站在路灯下,灯光有些昏黄。形形色色的男女从身旁走过,骑着电动车的、自行车的、走路的,这都是一对对正在热恋的恋人。何巍的心情既激动又复杂,这,是他最后一次的挽回。等啊、等啊、路边的行人渐渐的少了,他也从灯光下躲到了树荫下。十点早已经过了,却仍是不死心,或许,她只是迟到了。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坐到了花坛旁边,烟壳早已经空了,脚边是堆起的烟蒂。低着头,将自己埋在阴影中。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离家的灰姑娘回去了,何巍也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揣着兜,他走了。正如他来的时候,悄悄的,走的时候,也是静静地。
          
          伤心,有吧,更多的,却是释然。那种,从来没有的轻松,从那颗写满了伤心的心里,慢慢的渗透了出来。
          
          十点,我等你,而你,却没有来。
          
          看着睡在病床上的明雅,脸色苍白,一直蜷缩着的身子已经伸展开来。邱乐乐和夏梓惠已经累得趴在了旁边,挂完了点滴,也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回去了。第二天回到宿舍的时候,几个人倒头就睡。倪嘉看了一眼被她遗忘在桌上的手机,十点,我在你们楼下等你,那一刻,倪嘉的眼睛有些湿润,将手机放在桌子上。那时,她知道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什么。
          
          倪嘉离校的那一天天色很好。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却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一条。拖着行李箱,她们宿舍的人都已经走了,她是最后一个。眼前出现一双鞋子,抬起头,她顿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微笑。
          
          “早。”
          
          那人微微一笑。
          
          “早。”
          
          “你要、、、、、、回去了吗?”
          
          “嗯。”
          
          倪嘉回答的很轻,何巍知道,很多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你什么时候走。”
          
          “我,还要等两天。”
          
          沉默了一会儿。
          
          “我、、、、、、”
          
          “我、、、、、、”
          
          何巍笑了笑。
          
          “你先说。”
          
          “我要走了。”
          
          “一路顺风。”
          
          朝阳下,两个拉长的影子,朝着同一个方向,却是渐行渐远。肩膀交错的时刻,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那时候,何巍抬起头,看着早晨晴朗的天空,那么蓝。一抹白色从身边滑过,他却没有伸手去抓。这一刻,他突然想高歌一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后记 后来,他和她喜欢上一个人,依然是为了生活,因为心,同样会饥饿。(本句话改编自悲惨世界)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bbs.8080177.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开就快健康 发表于 2020-7-26 15:21:48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在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my328 发表于 2020-7-26 16:26:11
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因为我从来没有欺骗你的必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马甲马甲201288 发表于 2020-7-26 21:27:14
非常好,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情人日记 发表于 2020-7-27 01:58:39
幸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在别人的嘴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rygxdak 发表于 2020-7-27 13:59:50
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ojaacglv 发表于 2020-7-27 16:18:06
本人已于昨晚十二点追随阎王而去。天气寒冷,死于炎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开就快健康 发表于 2020-7-27 21:25:30
鄙视楼下的顶帖没我快,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天牙舍取 发表于 2020-7-28 09:01: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周文峰 发表于 2020-7-28 23:26:23
谁能感动我,我连人带命都给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