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

情感驿站

情感驿站

订阅|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风吹着如花般破碎的时光
风吹着如花般破碎的时光
56 阅读|283 浏览
其实主动并不丢人
其实主动并不丢人
29 阅读|439 浏览
生活不可能总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生活不可能总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56 阅读|1204 浏览
让我活在你的回忆里
让我活在你的回忆里
56 阅读|1930 浏览

分享: 在最初的地方等你-感情论坛

[复制链接]
442814 admin 发表于 2020-7-27 22:21:08

在最初的地方等你

在最初的地方等你

          
          小岛四月,翠柳如织缎,湿润的空气中漫着海风的味道,不知何处是起点的海岸线滑溜溜的礁石上溅起洁白的浪花,亦不知何处是它的结尾。环岛,一个诚实的没有多少味道的名字,就是起源于这首尾相接的海岸罢。
          
          年年迟到的春天,总是在四月才露脸,春一到,天也便热了起来,朗朗的晴空明晃晃的海水,偶尔飞来几只灰白色的海鸟发出“哦哦”的叫声在无边的天空慢慢的散着,沙滩上散落的礁石,海水褪去,留下许多不知名的贝类和海星,或许他们来自别的遥远的国度,但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落入了孩子们的筐中。
          
          岛上稀稀疏疏的散落着人家,大多是这里的原著居民,到了这个年代也只能说是留守居民了。岛上的年轻人大多去到了城里打工或做生意,留下的大多数是老人和孩子,老人念着故土乡情不愿离去,孩子们在这个洒脱清淡的小岛上也乐得自由。
          
          临近中午,最靠近海岸的一户人家烟囱里开始缓缓冒出薄薄的炊烟,淡淡的在蓝天下飘着。拾完了海的孩子在海边嬉闹,看到这炊烟,个头较大的男孩子喊着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女孩说:“走,回家”。小女孩不说话,拾起自己没多少东西的小筐子跟在男孩子后面慢吞吞地走了。
          
          (一)
          
          “奶奶,我们回来了”。
          
          男孩子一边扶着小女孩过高高的门槛儿,一遍扭着脖子往屋里喊。
          
          “哟~妞子和哥哥回来了,来,喝碗奶奶熬的绿豆汤。”
          
          正屋偏西的小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干练的婆婆,爱怜的眼神迎接着两个脸蛋红扑扑的娃儿。
          
          小女孩把小筐放在院子里,乖乖地坐到婆婆早准备好的小板凳上。
          
          男孩子像个大人一般进进出出帮奶奶端碗拿筷。
          
          渔家的午饭没有太多花哨却很合小家伙的口味,一碟玉米饼子,婆婆掺了鸡蛋和白糖烙的,一小碟虾酱和一盘炒花蛤,尤其是一碗晾凉了的甜滋滋的绿豆汤,两个小家伙喝的滋滋作响,高兴的婆婆笑眯了眼。
          
          午饭后,婆婆并不动身拾碗筷,“明明,去屋里把梳子拿来,哎呀,看我们小花的头发,小鸟都来做巢咯~”婆婆的大手抚摸在小女孩小小的脑袋上,“来,奶奶给你梳梳头发。”小女孩擦擦红嘟嘟的小嘴,把凳子移到奶奶腿边。
          
          婆婆开始给小女孩梳那稀疏的羊角辫,一边问“小花呀,你奶奶这阵子咳嗽的厉害不?”小姑娘头刚点一下,不小心让正在梳头的婆婆扯疼了头发,于是轻轻的说“厉害”。婆婆又说“待会让哥哥跟你把奶奶做的玉米饼子带给你奶奶,晚饭还回来在奶奶这里吃!你奶奶身体不好,让她好好休息啊。”小女孩又轻轻地说“嗯”。婆婆说“这才对,小花好好吃饭,才能长成大姑娘呀!”
          
          “奶奶,小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小男孩在旁边看着梳头的奶奶问。
          
          “小花呀~等你志明哥哥娶媳妇的时候就长大咯!”
          
          “那我要娶小花当媳妇儿,嘿嘿。”
          
          婆婆又笑得眯起了眼,小花的羊角辫扎好了,一阵微风吹来,门框上的风铃叮叮作响,奶奶开始起身收拾碗筷。
          
          (二)
          
          年年春来到,这窗外年年却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似乎在人一梦之间拔地而起,这都市里人人匆忙忙,像一只只黑色的小蚂蚁在雨前搬家,除了商场橱窗里摆放的贵的要死的时装,没有什么东西再能提醒到这些低头疾走的人们季节的变化了。
          
          惠子坐在十八楼窗边白色的笔记本电脑前怔怔地看着这个让她心烦意乱的世界。
          
          五岁时,陪伴她整个童年的奶奶因病去世,一直在城里做生意的父母回去处理完奶奶的丧事,一天都没有耽搁地就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小岛。离开那天,她看着爸妈草草地收拾着自己和奶奶住了五年的老屋子,该丢的丢,该卖的卖,最后把钥匙交给了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小小的她似乎是一只被海浪丢在沙滩上的贝壳,她怕极了,很想能像贝壳一样有一个能让她躲藏的屋子,可是她没有。她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变化,害怕得甚至忘记了哭泣。
          
          妈妈的大手拉着她往前走,她回过头,看见志明哥哥和奶奶在高高的门槛儿前面站着,奶奶的手死死地按住志明哥哥的肩膀,她睁大了眼睛,哥哥和奶奶却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她只听到叮叮的风铃声传来,响了一路。
          
          后来,她睡着了,睡了一路,她只是不愿意醒来。再后来,她和爸爸妈妈住进了一个拥挤的小屋里,没有海风没有叮叮的风铃。
          
          铃…铃…,电话铃声打断了她,她从椅子上面滑下来,洁白的家居服下面漏着白白的修长的双腿。
          
          “惠子啊”是父亲打来的,“你打扮一下,今天晚上啊,跟王总的公子一起吃个饭啊。”丝毫没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电话就被挂断了。这些年父亲的生意非常顺利,越做越大,家从那个拥挤的小屋搬进了宽敞的经济房,又从经济房搬进了这个复式高层豪华的商品楼。生意的顺风顺水也让父母有时间管管惠子的事情了,惠子今年25岁,正是大好的年华,加上出落的高挑不俗,父母一直想让她嫁给自己朋友圈子里的富豪公子。这个总,那个总的儿子一起吃了几次饭,看那些公子哥对惠子都挺有好感的,可是无奈自己的女儿看不上人家,父母这也算是没了办法。
          
          惠子平时没有太多话,干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给人的感觉总是想的比说的多太多。她自己知道父母的用心,见过的那几个男生也说不出哪里不好,可就是没有感情上面的感觉。
          
          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可是惠子没有所谓的朋友圈子,她不喜欢出去玩,不喜欢喝酒,不喜欢唱K,不喜欢那些红灯酒绿的夜生活。不过,她到是常常睡得很晚。惠子毕业后,凭着自己的文采成为一家杂志的撰稿人,每期固定交稿,这份工作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完成,正合了惠子的性格。
          
          五岁那年来到城市,上小学的时候父母给她改名叫作“惠子”,她写的文章也用了这个作笔名。想起小花,她总觉得是另外一个自己,她再去想小岛上的人和事,便渐渐模糊了,记不起来,只记得叮叮作响的风铃声。
          
          晚上,依然是装潢豪华的大酒店,偌大的房间,金碧辉煌,一起吃饭的男士有礼彬彬,离开座位坐到她的旁边,帮她夹菜,倒红酒,给她讲笑话听,惠子也微微笑着,偶尔讲几句话,直到结束后才速速逃离了回去。
          
          一边关门,惠子一边踢掉这夸张的高跟鞋,母亲敷着面膜从房间出来期待地问“怎么样?”
          
          “你是没见到,王总的公子那真是一个风度翩翩…...”酒意尚存的父亲在后面说。
          
          “哎呀,又没有问你!”母亲打断了父亲。
          
          “哦,就那样子吧。”她不想再听母亲满怀期待的问话了。
          
          “唉~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等母亲说完,惠子便匆匆进了自己的房间,脱去这紧紧包裹着身体的小礼裙,换上轻松自在的家居服。
          
          等到她听到父母都上楼睡觉了,才出来洗了个澡,回到房间重新坐到电脑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惠子停下擦着湿漉漉头发的手,点了一下屏幕上闪烁着的新邮件提醒,弹出来一封邮件。
          
          尊敬的惠子小姐,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杂志社工作室很期待您的加入。欢迎您在收到邮件一周之内来访,全程机票费用均由杂志社承担。
          
          署名是云岛杂志社。
          
          惠子想起来,这是前几天她给杂志社发了一封邮件,当时她太想换个城市生活,换个工作环境了。于是,在网上看到了云岛杂志社招聘专席撰稿人的时候她就发了封邮件过去,为了增加成功率她还附上了几篇自己以前的作品。惠子没想到受到了这么客气的回信,看来自己附上的稿子没有白费。
          
          (三)
          
          这几天惠子的心情一直不错,不错的连平时不怎么注意她的爸妈都注意到了。“惠子,最近有什么好事啊,心情这么好?”妈妈又是一脸期待,恨不得惠子立马告诉她钓到一个亿万富翁。或许此时的惠子在内心深处轻轻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再调整为好心情的状态说“没什么,妈,我最近正准备出去旅个游,放松一下。”“哦,那你注意安全啊”。妈妈既失望又漫不经心的说。
          
          惠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只带了几件平时穿的衣服就出发了,前往那个叫云岛的地方。那个现在叫云岛的地方。就像惠子,以前叫小花,现在叫惠子;云岛,以前叫环岛,现在叫云岛。没有多少人知道小花是谁,有时候惠子也搞不清楚小花是谁,亦没有多少人知道环岛是哪个,岛自己也不知道。
          
          人和岛一样,容易在时间里丢失自己。
          
          不知飞过了多少的熙熙攘攘,惠子来到了这个同样熙熙攘攘的满街贴着云岛旅游信息的地方。
          
          惠子找了家酒店住下,酒店就在云岛杂志社旁边,惠子想先在这个地方转转看。云岛的四月仿佛比什么时候热一些,惠子换了轻薄的衣服,虽然感觉旅途有些疲倦但并没有想休息的感觉。
          
          惠子在临近的街上走着,二十年能使一个岛改变太多了,那些安静的小院子早就不见了,写字楼,汽车,游人,俨然一副大都市的模样。这个时代,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模样,惠子想。
          
          走进一家古香古色的饮品店,惠子环顾四周,这个小店还真是有点特色,走进大门竟然是个小院子,形形色色的客人就坐在院子里的古老的桌子旁喝着各色的东西。惠子选择了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门框上挂着一个贝壳的风铃,服务生小妹秀气可人,“小姐,第一次来么?喝杯自家酿的绿色思念吧。”“绿色思念”惠子念叨一下冲服务生一笑,“好的,就要一杯绿色思念吧”,本来惠子就是想在这里坐一坐,没想到还有这么有趣的饮品。
          
          惠子一个人默默的坐着,看着周围的人多半是来旅游的,想起刚才服务生的那句“第一次来么”竟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来呢。
          
          饮品端上来了,一个简单细长透明的玻璃杯,绿绿的满满一杯,从侧面看到一个个圆圆小小的绿豆。不就是绿豆汤么,竟起了个这么文艺的名字呢,惠子心里想着。不过相比起各色的饮料,这绿豆汤也不失为一道健康解暑的佳品。看着这清淡可人的汤,惠子忍不住喝一口。慢慢的喝下一口,惠子仿佛回到了那些往去的午后,羊角辫,志明哥哥,奶奶还有那叮叮的风铃声。
          
          这是奶奶的味道!
          
          四、小花什么时候长大
          
          惠子回到酒店,洗漱一下躺在床上才感到深深的疲倦。但她还在想着白天那家特色的饮品店和那特殊的味道,她觉得就算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会熬绿豆汤,但那甜甜的滋味只有小时候志明奶奶才熬的出,就算世界上每个人都给她熬一碗绿豆汤,她也能尝出奶奶的那一碗。可是,偏偏人家老板不在,不然非要见一面。
          
          这样想着,惠子就睡去了。
          
          第二天清早,惠子收拾一下就给杂志社打了电话,去拜访一下。
          
          简单地吃了个早餐,躲过那人潮涌动的上班高峰,惠子轻松的走在路上。钢筋水泥包围着的街道,已捕捉不到海的味道,海浪的声音掺在嘈杂的世界在中,是听不见海鸟鸣叫的。这似乎跟惠子心里想的有太多的差别。也无形中为这份工作做了减分。
          
          走进云岛杂志社所在的写字楼 ,电梯一直升到八楼,穿着高跟鞋和超短裙的美丽干练的工作室负责人Andy接待了她,喝了一杯咖啡的时间,Andy简明的介绍了杂志社的状况并表达了对惠子才华的欣赏,表示对惠子的加入很是期待。惠子只是静静地听着,她从来对这种快语速的说话感到压力。Andy看惠子对自己的盛情邀约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便说“惠子小姐,对于这份工作您可以再详细考虑一下,也祝您在我们岛城玩的愉快。”Andy优雅的安排一个看上去年纪小的姑娘陪惠子参观了杂志社工作室,简单参观后惠子就道别了。
          
          走出写字楼,惠子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看着到处拍照的旅游人也觉得有点意思。
          
          惠子看今天中午的阳光不是强烈,便还是走回酒店吧,对于这份工作,就像那么多次父母安排的见面会一样,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跟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的工作似乎都是一样的。
          
          或许这个世界任何地方都没什么太大不同吧 ,惠子,你在找什么。
          
          这样想着,一抬头 又路过昨天那家饮品店,熟悉的味道再次涌上心头,似乎这种味道就是在这里等待自己一样,二十年,除了盛装的容器,喝在嘴里的感觉丝毫没改变。
          
          惠子走了进去,昨天的位置已经有人坐了,惠子随便坐了下来。没等惠子点饮品,服务生小妹妹直接端了一杯绿色思念上来,惠子正奇怪呢,也罢,本来要点的也是这个。惠子迫不及待要喝一口,可是那根扭成桃心形状的吸管好看却喝不出东西来。
          
          “服务员!”惠子喊服务员来更换一根吸管。可是半天不见服务员的身影。
          
          当惠子准备再喊一声的时候,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小姐,我是这家店的老板”。等了半天服务员,惠子的心情已经有些糟糕。“老板怎么了,你们这吸管…...”惠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哪里有些熟悉的感觉。“
          
          “小姐,今天这杯可不是普通的饮品。”男人菀儿一笑,被桌子挡住的左手却紧紧地握着裤边。
          
          “我可不是第一次来,这杯绿色思念我昨天喝过”。惠子对老板“不普通”的解释有点生气。
          
          男人不再做解释,他的右手缓缓地从杯子里抽出吸管,缓缓地并努力清晰地说“今天这杯叫做小花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他把吸管举到眼前,吸管的末端明晃晃地挂着一个——钻戒!
          
          惠子惊呆了,那些谈论小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的下午,离开小岛的时候志明哥哥和奶奶的样子,那个扎着细细羊角辫的自己一下子在脑海中清晰,这其中隔的二十年仿佛变的那么轻,那么薄,那么透明。
          
          “志明哥…...“惠子霎地涌出了泪水。
          
          周围喝东西的顾客开始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这个男人像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样把眼前的女孩坚定地,紧紧地抱在怀里。
          
          (五)
          
          第二天,Andy接到了惠子的电话,“Andy,是我,我想加入杂志社工作室。”后来谈起这个电话,Andy表示当时真的有些吃惊。
          
          之后,惠子开始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里生活,穿越一样拥挤的人潮去杂志社上班,惠子开始给杂志社写一个关于久别重逢的故事。惠子只是她的笔名,她重新介绍自己说自己叫小花。
          
          她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她写道:在重逢之前,我一直觉得红尘烦扰,可是跟你在一起,我也喜欢上这充满烟火气的人间。有时候时间变得那么无足轻重,你叫什么名字也不重要,因为会有人记住你最初的样子,他会越过时间,越过这世界给你的称呼,守着你最喜欢的东西,在最初的地方等你。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bbs.8080177.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yirycymw 发表于 2020-7-28 02:41:11
岁月是一条河,常常有人淹死在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开就快健康 发表于 2020-7-28 04:05:29
学习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erkcov 发表于 2020-7-28 13:04:41
介是神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规给高浮里 发表于 2020-7-29 00:29:19
好,很好,非常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舞音瀑泉 发表于 2020-7-29 05:39:34
我也是坐沙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毕村内富 发表于 2020-7-29 13:28:35
打酱油的人拉,回复下赚取积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马甲马甲201288 发表于 2020-7-29 20:45:43
LZ是天才,坚定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萍萍有约 发表于 2020-7-30 06:01:07
这个天气就像个色狼!冻手冻脚的! 冻手冻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了一夜名字 发表于 2020-7-30 08:46:48
\\ 可能我只是一个过客。但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