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订阅|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自己的爱称
自己的爱称
13 阅读|131 浏览
一切都还是美丽的
一切都还是美丽的
16 阅读|217 浏览
接吻琐谈
接吻琐谈
17 阅读|293 浏览
和异性朋友的交往,方寸之间该如何拿捏
和异性朋友的交往,方寸之间该如何拿捏
13 阅读|112 浏览

分享: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感情论坛

  [复制链接]
137356 admin 发表于 2020-8-10 20:17:24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北风叫吼着呼啸而过,灌满了这个江南某地破败不堪的村庄的每个角落,村庄背后的山坡上挺拔着一些东倒西歪掉光了叶子的枫树让这原本毫无生气的村子看起来更加不堪入目了。只有村庄入口两旁挺拔着两棵枝繁叶绿的古柏看起来有些历史了,远远的望去像两个穿着军绿色军装的士兵威严的站着随时准备给远方的异客行礼致敬。一条像蛇一样蜿蜒盘旋的小路贯穿了整个村庄,那是一条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黄土路狭窄而又破烂,在它的两旁坐落了高低相间稀稀疏疏的人家约摸着有二三十户,各家的窗户上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油纸,在北风的抚慰下发出的响声回荡在整个村庄……      
                        
      冬季好像是上天特意安排给劳苦的庄稼人休养生息的时光,在这个时节里庄稼人可以随心所欲舒舒服服的过两天轻松日子。但似乎庄稼人中也有天生能吃苦受劳的人,在最适合休息的时节里也常常忙的手忙脚乱的。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勤奋漂亮的女人这会正在厨房忙着准备给猪的吃食,灶火间干柴烈火迅速的燃烧起来发出滋吧滋吧的响声,房间里时不时的传来丈夫此起彼伏的鼾声。只见她用一把铁勺把锅里黑乎乎给猪的吃食往一只生了锈的铁桶里倒,不一会儿她打开院门两只手吃力的提着铁桶往自家房屋的左侧走去,远远地就能听见嗷嗷待哺的猪叫声……

      黑暗渐渐笼罩了整个村庄,把它破败不堪的面貌短暂的藏了起来。她家坐落在整个村庄的西北角,那块地方目前只有她家一户居住即安静又冷清,她早就想在这块地方盖上座新房子,她知道将来她家这块地方将会有很多人来争抢的,只是现在苦于手上没钱只好把这个对她来说的“庞大计划”暂时搁浅。远远的望去矮小的房屋像地面凸起来的一个小山包。

      玉凤家起先亮起了灯光微微弱弱的灯光在房子里摇摇晃晃的,似乎整个房子也跟着摇晃了起来——(她家屋顶昨夜让北风揭开了个缺口,至今还未修好。)

      “金发,明天把屋顶修修”玉凤一边盛饭一边对坐在桌子上的丈夫说道。
      王金发眼睛迷迷糊糊的似乎还没睡醒呆呆的坐在凳子上头靠在背后的墙上一句话也不说。
      玉凤把盛好了的饭用力的掷在桌子上,惊醒了半睡半醒的王金发。
     王金发赶忙把快要掉下去的饭碗抓住,接着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伸了伸懒腰,拾起筷子准备夹摆在他面前五花肉,刚夹上却被一边略带愤怒 的妻子用筷子拍打了下来“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啊?”
      王金发冲妻子嬉皮笑脸的嘿嘿一笑“先让我吃块肉再说,好久都没吃过这么香的肉,”说罢便又重新拾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张大嘴巴往里塞,吃的是       满口流油啊,吃完用手往嘴上一抹继续说道“明天我就把咱爸家的梯子借上爬上去修。”
      “别去爸那拿了,直接上大哥家拿去,我上次见他借过去就再没还过来,一直在他家院里放着呢。”埋头吃饭的妻子说道。
      “那爸就没催着他要”
      “没有”
      “那平时咱们要借了什么东西爸他还跑上门要,就说上次咱家铁锹坏了借了爸家的使了两天就跑过来要,大哥怎么就……”他痛苦的说道,他明显的感觉到父亲的偏心。
      “谁叫人家比你有出息,又懂得讨老人家的欢心。你没看见每年年夜饭你爸都屁颠屁颠地跑到他们家吃去吗,咱们每年都叫可你爸哪次来过啊。”在一旁吃饭的妻子说道。
      “他不就是在山东替人家种了两年树吗,也不知道是那个老板脑子有问题,还是他走狗屎运了,那个老板就把公司交给他管理啦,他倒好不仅没报恩还把人家好好地一个公司搞的乌烟瘴气的,他还从中中饱私囊,不然他还能这么快跑回来还带回来这么多钱,他是怕人家告他才回到这个穷山僻壤躲藏了起来,哼,我哪点不如他,我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饭吃。”他脸上全无表情甚至有点激动的对妻子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妻子惊讶的张大嘴巴的问丈夫。
      “我们哥两个喝酒时他跟我说的。”
      “哎,这事你别多嘴说出去啊,不然二哥还以为是我说出去的呢,再说对大哥影响也不好。”王金发继续对一旁还未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的妻子说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家家户户早已把亮起灯来了,把自家院落的四周照得亮堂堂的,破败不堪的村子暂时出现在黑暗里……
      第二天上午时分,王金发就去他大哥家借梯子,不,不能这么说,这是他爸家的他作为他爸的儿子应当有权利使用这个东西。当然大哥也有同等权利使用这个梯子,但这个梯子并不属于他大哥家,在他爸还未发话之前,他和大哥都有同等的权利使用这个物件,所以说不能说去借,应该是去拿,他就这样想着就跑到大哥家去拿梯子。刚进院落就看见两旁四五棵掉光了叶子就只剩下一根很瘦小的躯杆和两三根向外伸展开的树枝的桂花树,瘦小的躯杆还用稻草拧成麻花绳包裹起来,走进一看那两三根树枝也用专用的剪刀修剪得很整齐好让它明年春天长得更好看。
      “难不成大哥他又重操旧业了?”他带有点讽刺的语气小声的嘟嚷着,可他又转念一想,这树一看就知道是今年秋天栽下的,秋天那是庄稼人一年之中最繁忙的季节啊,大哥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忙活这事呢?他渐渐的想起今年秋天在地里忙活的时候几乎很少见大哥出现在地里面,对了,大哥家的地好像大多数都不种庄稼了而种上了树苗根本不用去地里伺候它们,看来大哥还真有点家底都不靠庄稼吃饭了……他这样想着。突然他大哥王发财从房子里出来了。
      “金发,是你啊,我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走过来但迟迟不进屋子里来,我还以为是贼呢,想不到原来是你啊,呵呵。”他哥笑着对他说。
      “你来有什么事吗?”
      “哦,我来拿梯子修屋顶”他有点不高兴他哥把他当成贼了
     “是这啊,在那边墙角里放着呢”王发财说着就用食指朝他左边的墙角指去。
      金发扛着梯子刚走出院落,王发财就追着跑了出来朝着他背影大声的喊道“用完了赶快还过来,我家的屋顶也长坏。”
金发没有回头也没回话,僵硬着脸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傍晚时分,金发把他家那个破屋顶修好了,他并不打算把梯子还给他大哥,他想着明天还到他爸家里去。这东西终归是他爸家的得由他爸说了算。
      第二天上午,他把梯子扛到了他爸家里。
      他爸见他扛着什么“大物件”进来,觑着眼睛问他,“是金发吧,你把什么扛进来了。”
      他知道他爸不仅视力不好听力也每况愈下,于是他赶忙找了个角落把梯子放好,跑到他爸跟前大声的说“没什么东西,就是咱家的梯子,我昨天用了一下。”
      他爸嗯了一声,然后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下开口说道“梯子不是在你大哥家吗?把它拿到你大哥家去吧,你大哥家的屋顶经常要修能用得上它。”
“哦”
      金发扛着梯子准备出门时,他爸在后面突然说道“以后别再拿过来了,就搁在你大哥家,省的他又跑过来拿。”
      “哦”金发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金发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退后了几步扭过头来对父亲说道“爸,咱家的铁锹在哪放着呢,我还想再拿去用一下。”
      “去你大哥家借去,在他那你大哥他喜欢栽些花花草草的能用得着。”
      “哦”金发无精打采地走了出去。
      他并没有立刻去王发财家,而是把梯子扛回了自家。他回到家正在厨房做饭的妻子见他把梯子又扛回来了就跑过去问道“梯子怎么又扛回来了?”
王金发耷拉个脑袋什么也没也没说。
      勤奋能干而又不聪明的妻子继续追问道“难道屋顶又漏了,没有啊,明明见你修好了啊。”说罢还不时伸起长长的脖子往屋顶上张望。
金发只是痛苦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就像一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一样拖着两条沉重的腿缓慢的往屋子里走去。
      妻子满脸疑惑的在原地呆望着丈夫瘦落得后背……
      突然她高挺的鼻子下意识在空气里嗅了嗅,便拔着两条腿飞快的朝厨房奔去嘴里大声的喊叫道“我的菜……”
晚上吃饭时妻子问道“你上次说大哥他带回了了不少钱,你知道具体有多少吗?”
      “是骗回来的”金发大声纠正妻子这个“错误”,他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寻常,然后喝了一口右手边刚泡好的茶,闭了闭眼睛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你问       这个干嘛?”他问妻子。
      妻子也看出了他今天有点反常,但是她以为丈夫的不同寻常是这么冷的天她叫他爬上楼梯修屋顶而造成的,这个勤奋能干的妻子在心里面开始厌恶丈夫的懒惰,她有点愤怒的回应丈夫“你看这破屋子还能住人吗,”一边说一边用右手的食指在狭窄的屋子里像画圆似的的绕了一圈,手指对着她对面墙上一条宽大的裂缝继续说道“你看这能住吗?在住我们真的就永远住在这了。”她恨不得立刻从这破房子里搬出来,一秒钟它她都不想呆了。
      金发明白了妻子的意思对妻子说道“你是想借他的钱盖房子?”
      “嗯,整个村庄能借给我们钱的就那么几家,能借得起的目前就只有你大哥家了,大哥他这么大年纪了不会在娶了吧,也没听过他说要再娶啊!应该不会不借的更何况还是你哥呢。”
      “就他这吝啬鬼,他要能借我三天不吃饭。”
      “你,明天去问问看能不能借。”
……
      第二天一早,金发扛着梯子去找他大哥了。
      在门口蹲着刷牙的王发财看见他扛着梯子来了,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他用毛巾擦了擦满是泡沫的嘴,然后站起身对这位“听话”的弟弟说“这么快就用完了?”
      “嗯”金发显然没看见他大哥刚才那一笑。
      “放在原来那个地方吧。”
      放好了梯子他并没有马上回去,他来这并不是真正的还梯子来了。
      “大哥……你……你能……借……点钱给我吗?”他从来没开口向别人借过钱,他认为一但借了别人的钱欠人情不说还永远比被借钱的人低人一等,即使是亲兄弟也是如此,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是不会向别人借钱的,但今天不借是不行的,昨晚听妻子那么一说他才渐渐意识到那房子确实不能        再长住了,是得盖新房子了他才向他大哥开了这个口。
      “借钱干嘛啊?”
      “盖房子”
      “你那破房子哪像是人住的啊早给盖了。”
      金发笑了笑他感到借钱有望了。
      “那这么说大哥同意借了?”
      “你要多少?”
      “大哥你能借多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我也不多,虽说前几年我赚了些钱可是几年下来也没多少了,就借你五万吧。”
      “可以可以……”金发激动的说,他没有想到大哥居然这么慷慨爽快。
      “那就明天晚上过来拿吧,我明天就去银行取出来。”
      “好好好,那就谢谢大哥了。”
   ……
      金发在回家的路上脚步走得非常轻盈,他快要高兴地跳起来了,他感觉到昨天因为大哥而引起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了。什么梯子、铁锹啊乱七八槽的,这些小物件和他眼前的大物件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爱放哪放哪、爱给谁给谁他现在才不在乎呢。是呀,马上就能有新房子了啊,在眼前这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眼里这就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的东西啊。
      金发回到家后把事情告诉了妻子。
      妻子听后又激动又惊讶,她激动的正是金发所激动的,她的惊讶来自两方面,一方面对大哥这么痛快借钱而感到惊讶,另一方面对大哥有这么多钱而感到惊讶,一出手就是五万啊,还不知道大哥有多少家底呢,要是她丈夫有这么多钱那该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他这样想着似乎惊讶中       又多了些向往。这个女人深深的感到妻荣来自夫贵……
      第二天晚上,为了感谢慷慨的大哥,金发按妻子的意思把大哥请到了家里来吃饭。
      王发财把厚厚的钞票往饭桌上一放,便心安理得的大吃起来。
      金发看见如此厚厚的钞票顿时百感交集,可不是吗,这是他第一看见过这么多钱而且还触手可及,他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堆东西竟忘了说话……
      玉凤可不像丈夫,她赶紧把旁边准备好的酒打开,先往大哥杯子里倒了一杯,然后在自己杯子里也倒了一杯,端着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大哥说“大哥,       我敬你一杯,谢谢大哥能借钱给我们。”
      王发财端看了一会给他敬酒的弟妹然后笑了笑“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谢不谢的,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像弟妹这样漂亮能干的女人就不应该住在这样的屋子里。”他的话音刚落,双眼也在四周快速的扫荡了一个来回。
      她并未躲避他的目光,反而用她的目光迎着他的目光,也端看着他“是吗?大哥也这样认为吗?”他和她知道这目光背后的东西是什么。这是她在道  德伦理上所纠结的,同时也是她心里想要的,此刻她服从她的心了。
      “难道,你不认同我的看法吗?”他轻轻的回应了她。
      “哦,不,不……”她貌似有些激动了。
      她冷冷地瞧了瞧旁边仍在呆望着钱的丈夫什么也没说。
      冬去春来,金发家已经破土动工了,金发干劲十足时节还未到夏天就已经光着膀子挥汗如雨了,他包揽了所有小工能干的活,因此他没有单独请小工,这为他省了一笔不小的钱。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妻子去她大哥家商量盖房所需水泥的事,听妻子说大哥有个朋友是卖水泥的,要是大哥介绍我们去买肯定能便宜不少呢。
妻子去了有一会了,金发无聊的在家看着新闻联播。过了一会金发锁上了门去找他在这个村庄唯一的说的上话的朋友,走到他家他朋友的妻子告诉他他去被别人叫去打牌了。他对乡下这种赌博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他索性到他大哥家听听他大哥怎么说要是真能像他妻子说得那样那又能省上一大笔呢。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来到了他大哥家,他走进了院落他奇怪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他妻子呢?难道回家了?他大哥呢?难道这么早就睡了?他下意识地往房间的窗户边走去他想看看他大哥在不在,透过薄亮的油纸(春天家家户户早已把冬天厚厚的油纸换成了薄亮透明的)在月光下的照耀下他看见他妻子和他大哥……一声声呻吟在刺痛着他的耳膜撕裂着他的心。他愤怒地捏着拳头举起了双手,然后又放下了,他又像疯子一样冲了进去,走到房门跟前时,他像想明白些了什么似的转身往回走了……
      他在黑暗中摇摇晃晃走回了家整个人像灌满了铅一般的沉重,他连今天干活时穿的外衣都没脱就直接倒在了床上,他睁着硕大的双眼呆滞得望着天花板眼中布满了血丝,月光透过窗户的油纸撒在了他的脸上——表情可怕的让人不敢目视,黑暗中他突然发出冷冷的一笑,寂静无声的屋子里响起了咯咯作响的咬牙切齿声……
      在以后的每一天里他都一如既往,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金发还是原来的金发,但心早已不是原来的心了。不知过了多少天他家的新房子终于盖好了,他高兴的和妻子搬进了一直向往的新房子里住……
      半夜时分,金发躺在床上借着月光在黑暗中目不转睛的看着旁边睡着了的妻子……
      第二天上午,金发破天荒的去了山东他对妻子说他出去找活干妻子愉快的答应了。
     ……
      大概一个月后金发回来了,在他回来后的第二天王发财就被警察抓走了。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法院宣判:因王发财贪污公款,故意杀害他人,判处死刑……
      金发他爸知道后,一时难以接受也跟着大儿子去了。
      两年后他大哥原来的那个山东老板,也被法院判处死刑理由是滥用职权,贿赂他人,故意杀人并将所犯罪行嫁祸他人……
      金发早在一年前就去自首了,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理由是与嫁祸他人、收受他钱财……
      在五年后的一个夜晚的暴风雨中玉凤永远的住在了新房子里,剧专业人士说玉凤家所用的水泥未达到国家标准,这也是导致房子倒塌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发财因被他人冤枉并被判处了死刑国家依法赔偿了一百万,而王金发则成为这笔钱的合法继承人……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bbs.8080177.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vbzn 发表于 2020-8-10 20:34:55
求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一琴一剑走天涯 发表于 2020-8-10 22:44:20
有困难要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nawcl 发表于 2020-8-10 23:26:23
OMG!介是啥东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了一夜名字 发表于 2020-8-10 23:52:21
明明世界上有这么多个男的,我却偏偏忘不了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了一夜名字 发表于 2020-8-11 01:09:21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rmnnphs 发表于 2020-8-11 01:43:16
站位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htpudgq 发表于 2020-8-11 03:27:56
我也来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KBNCKPv 发表于 2020-8-11 04:35:46
当别人开始说你是疯子的时候,你离成功就不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颠三倒四 发表于 2020-8-11 05:43:00
想当年,顶风尿十丈;叹如今,顺风尿湿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